点我看简介⬇️

★这里耀孜!★

你好呀!

是个很容易负能爆炸的人。

很烦ky

喜欢久这种天使但是三次中非常厌恶有圣母心的傻逼

还有那些圣母婊。

久黑请离我1000000米远谢谢

我可能会忍不住想要把你的脑子捅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呕吐物

如果看了我安利的东西比如HTF或者
脑叶以及SCP相关的感到不适的sorry我们可能没有这个缘分所以请绕道੭ ᐕ)੭*⁾⁾

上面那条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吃的安利很多!

每天都感恩着这世界上每一个用心产粮的太太( ´•̥̥̥ω•̥̥̥` )

我还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日常催更阿昼的条漫翻译

近期沉迷星露谷&MysticMessenger

【E散】BAD ENDING

1.
『下一条报导, 前几日失踪的几名大学生已被发现,不幸的是在现场只找到了他们的尸体,详细情况警方还在调查中.....』

"所以, 你把我叫来就为了这事儿?"
肖尧看着对面的威尔森警官,对方撇了撇嘴开口说道:
"是的.....据我们调查, 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 而且犯人是个华人, 大概没有同伙一起作案, 而且杀人目的不明...."

"所以叫我来是为了———?"

"您是目前我们唯一能申请到的华人中的精英,  而且我的上司, 您知道的, 你的好友——路之遥长官推荐您来接手这起案子。"

肖尧皱了皱眉,确实是夫人来让他处理这起所谓的连环杀人案,可是当时路之遥给他的资料就只有薄薄的几张案件资料和尸检证明,信息可以说是少得可怜。再对比之前路之遥对他说"傻蛋你肯定可以解决这个案子的反正不管怎么样就交给你了"这些话的态度,他本能地不是很想接这个案子。

"喔....对了,路之遥长官要我给您一样东西来着...."

威尔森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把改造过的P85手枪,侧面的握把护木上刻着小小的一行英文名『KID』。夕阳的光线使它看上去甚至还有些柔和。

肖尧揉了揉太阳穴,他几乎能猜到接下来这个小警官要说什么了———

"呃.....路之遥长官说这应该是属于您的, 而且还是这样您就欠他一个...嗯....人倩?"

"是人情, "肖尧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有点笑僵的脸 "看来这个案子我不得不接了。"

"您的意思是接了!?哦感谢上帝, 我们几点出发?"

"等一下别那么急嘛, " 肖尧示意让他坐回到软皮沙发上,从盒子里拿出原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手枪,揣到自己的携行具里——"我们还需要一些准备。"

..........话是这么说,但是...

肖尧看着眼前惨白色的公寓门,仿佛就和他现在的处境一样。"凄凄惨惨戚戚"散人脑子里蹦出这么个词,然后被自己的想法逗笑。威尔森对他的劝告和这几天的行程安排仿佛还缭绕在耳边: 在这里当一个便衣警察两个月,而且不能擅自使用武器——除非他真的快死了的时候。因为再怎么说这里也是目前调查里犯人最近活动的区域,住在这里也许可以使他更快破案。

.....个屁啊!!!!

把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来,金属冰冷的触感让肖尧稍微清醒了一点。

正准备拿房门钥匙开门时,旁边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肖尧扭过头去,看到一个瘦瘦高高带着口罩的男....人?或者应该说更像是大学生的样子。

"呃.....hello? I am 『SANREN』, your new neighbor ,and it's very nice to meet..."

"我是中国人。"

".....you."

"你是中国人!?"

肖尧吃有些吃惊,毕竟这块可不是华人的活动地区,他本以为除了他并不会有其他中国人的。

对面的人把口罩摘了下来,肖尧现在可以看清他的脸了———那是一张标准的亚洲面貌,而且还是偏帅的那种,只是.....

肖尧看了眼他的衣服,一身黑,中间还印了个大大的E——然后发出直男的感慨:这也太不会打扮了吧!

"我叫张驰。"

是本名吗?

"你好嘿嘿,我叫散人"

"散人?"张驰歪了下脑袋,做出疑问的样子"百家姓里有姓散的吗?"

"呃....其实这是我在外国的姑姑起的,所以就可能有点..奇怪?"

再说什么啊肖尧!!!这个理由你自己都不信啊!!

"是吗。"

张驰意外地接受了这个答案,然后推开了他早就开锁507的门。

"那我先睡觉去了, 你最好也快点睡觉, 听说这附近有杀人魔专门夜晚出来行动吃人。"

"吃人!?"

"是啊, "老E半边身子扒在门外, 成了一个30°角。"把受害者的皮剥掉,再把从锁骨以上的部分砍掉, 随便扔在哪个垃圾桶里, 然后把剩下的肉带回去料理。"

肖尧打了个哆嗦,倒不是因为张驰讲的话,而是因为冷风吹得越来越大了。

"哈哈...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吧。"

"嗯。"

门被关上了。

肖尧进到属于自己的屋子里,把行李放下,给自己泡了杯热茶,开始看路之遥给自己的资料—

—虽然已经读过了,不过保险起见果然还是在读一遍比较好。

"代号是Edmund,名字是从他第一次犯案时出现的。推断性别为男性,华人,目前已杀害36人,大部分死者的症状都是无头,身体里的主要器官被掏空,大致有:心脏, 肝, 和一些肌腱组织部位的肉(备注: 有一个特例是一位已有心脏病和肝炎的受害者,他的心脏和肝被捅了许多刀, 但是却没有被拿走。)怀疑是奴属于一个贩卖器官的地下组织,目前下落不明。被怀疑在莫斯地区常驻......"

肖尧快速地整理完了所有的有关这个杀人魔的特征和作案手法,然后翻了翻剩下的资料文件,无非是一些死者的尸检和报告分析,基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再加上现在也很晚了,还不如先睡觉,明天一早起来再继续查。

"唔......"肖尧把眼睛摘下来,揉了揉眼睛,把台灯关掉,然后直接扑到早已铺好的暖黄色的大床上。

然后房间就完全安静下来了。

......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

张驰看着眼前床上熟睡的人,把手上的备用钥匙小心地放在一旁的木桌上,然后伸手轻轻地掐住了肖尧的脖子。

平静的呼吸声仿佛在耳边放大了无数倍,张驰甚至可以感觉的到自己黏稠的血液都有些沸腾起来,嘶吼着,啸叫着杀死这个人。

然后自己这么多年的心愿就可以完成了。

他的"朋友"真的变了许多。

现在都已经学会撒谎了,不知道下一次还会变成什么样子,果然还是...

脖颈上的手有收紧的趋势,但又在一个刚好能轻轻环住脖子的位置停下。

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声啧。

张驰收回了手,捡起桌上的备用钥匙,离开了。

"真他喵的烦。"

2.
"已经两个星期过去了,您有什么进展吗?"话筒里传来威尔森的声音,语气似乎有些疲惫。

"没....你们那边有动向了?"

对面又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又有一名受害者出现了,在离您所住的公寓大约900米的公园被人杀害。不同的是,这次死者的器官没有丢失,取而代之的是死者的右手被切下来,摆成了握拳的姿势放在了胸口部位。"

"你们确定是同一个人吗?"

"按死者的身上的伤痕来看,是的。"

"知道了, 回头有动向再联系我。"

还没猜明杀人魔的目的,情况就出现了变动,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对肖尧来说是的。毕竟没人会想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待上太久的。

肖尧去了那个威尔森说的案发现场。

死者已经被移走了,剩下的只有来调查的警察和看热闹的人们。听着检察官的报告, 肖尧不禁有点烦躁,他突然很想吃一根棒棒糖,或是什么甜的东西来抑制住住他心里莫名奇妙的不安。汇报完以后,检察官表示他们该走了,但是周围的人们还在叽叽喳喳地像麻雀一样议论着,肖尧凑了过去,企图从他们的闲聊里听出来一些有用的信息。

".....所以我都说了我认识她的, 就是那个呀, 住在莫斯区那里的那个孩子。我记得好像是住在....306吧? 哎呦你说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摊上这事儿了呢......"

"天哪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 是那个女孩子呀, 上星期我还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呢, 当时她脸红红的。我记得是叫———"

肖尧感觉那种不好的预感要灵验了。

"提芬妮, 对吧?"

亚洲警官脑子里浮现出上星期那个帮他拿行李的有着金色头发的外国女孩,好像很容易害羞的样子,被他夸可爱了后还脸红红问他下次能不能一起出去玩。

而现在她就只剩一具尸体了。

肖尧觉得有些混乱,虽然早就知道杀人魔在这一区域活动了,可是真正发生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质疑: '我真的该接这个案子吗?' 也许下一个就是自己,或是自己身边的人,比如路之遥,比如威尔森,比如.....张驰。

云遮住了太阳,开始下起雨来。

这里的调查也该结束了。

3.
肖尧觉得自己不应该出来和张驰一起吃甜品的。

他们楼下的邻居死了还不到一个星期,他作为警官却在和别人吃甜点。

但是对面的人好像很开心,点了火龙果味的冰激凌给他,自己又要来一份蓝莓布丁。

"...所以约我出来是为了——?"

"不为什么啊,  就是想和李一起吃点东西。"
张驰带着点笑意地抬起眼睛,肖尧一个没防备被那快要溢出来的翠绿撞了个满怀,黑色的发丝安静地遮在那抹叶绿色的眼睛上,和周围有些苍白的皮肤形成对比。

"散楞?唉散楞?回神啦,李怎么脸这么红?"

"啊...那个嘛..夕阳照的,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外面阳光打在我脸上才变成这样而且这里还挺热的你说是吧哈哈哈..."

他们,现在大白天的,坐在,开着空调的甜品店里。

肖尧突然很想用便携带里的P85给自己来一枪,这样就不用面对张驰听到这话后的表情了。

"噗。"

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散楞李真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驰擦了擦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虽然那个人变了许多,可是该可爱的地方果然还是很可爱。人也是,刚才脸红通通地盯着他看,嗯...不知道咬一口会不会也是很美味的呢...

"啊啊啊张驰你笑嘛笑!!!不是说真的快别笑了好丢...."

『とあるコーフクロンジャが呪った明日, (某个幸福论者诅咒的明日)....』

然后肖尧的语句被一阵更丢人的铃声打断了。

日语里掺杂着熟悉的天津口音,傻子也听得出来正是这个手机铃声的主人唱的。

肖尧突然想起来之前普通说要借一下他手机的事。

"............."

".................."

"咳...那个嘛..我去接个电话啊。"

"好。"

肖尧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甜品店的,只觉得脸上烫烫的,凤一吹,又凉了下来。

"威尔森, 怎么了?"

"哦,抱歉我不是威尔森,肖警官。有个不幸的消息,他被发现在您的公寓楼下, 经检测应该是....呃..抱歉那个词怎么说来着?总毒?"

"是中毒, 知道了, 我现在马上过去。"

3.
肖尧看着面前的景象,年轻警官的笑容还挂在嘴角,就好像他还活着一样———如果他的内脏没有被粗暴的挖出来放在肚子上的话。血液还没凝固,从他的肌肤上滑下,滴在水泥地上,然后在石灰里蕴开。

"死者距被杀害到现在有多久了?"

"大概是一个小时不到。"

"那就是说杀人魔还没离开多久。"

"啊, 是的, 而且我们已经派出人去把附近的地区都封起来了。现在他们应该正在把符合杀人魔条件的人运送过来。"

肖尧接过了法医递过来的白色橡胶手套,蹲下来开始和她一起检查。

威尔森的手部,腰部和颈部没有淤青,所以应该是慢性毒药,而且是在他来这里之前被下的。死前情绪过于激动导致他现在处于一种短暂的尸僵状态。身上裸露部分没有红点,不太像是针剂类注射的毒药。胸口的部分....没有被血溅到。

"死者有拿着什么东西吗,比如说文件之类的。"

"没有发现死者拿的物品,不过他裤子口袋里有一支钢笔。"

"笔呢?"

"已经送去给检察官了,里面的墨水被替换成了水银。"法医小姐看向开进来的警车,"我几乎可以肯定杀人魔一定是住在这附近的,您有没有什么怀疑对象?"

"我———"

"啊散楞。"

嗯?

肖尧扭过头去,看到了疾步走向他的张驰。猛然想起自己把他丢在甜品店里直接来了这。

"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不见人了,结果我刚准备找你时警察就来把我带上警车了。你真应该看看当时那个店员的表情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就被黑黝黝的枪口对着了。

"这位先生, 介于您还是犯罪嫌疑人的关系, 请不要太过接近案发现场。否则我们会直接将您定为凶手。"

肖尧顿时感觉头都大了,他挥了挥手,示意让警官都把枪放下 "这是我....我朋友,他今天上午一直和我在一起,我有他的不在场证明。"

"最好是那样。"那个法医撇了张驰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另一位符合条件的嫌疑人"那么我们也许应该好好谈谈,先生?" 相比起张驰,那个亚洲男性显得很激动,他嘴里不停的辱骂着"见鬼去吧", "该死的狗娘养的垃圾"之类的话,用中文,也许是害怕那些警官听到后揍他。 肖尧让张驰待在原地,然后和其他警官一起去制服那个男子。那个人一看被围了,而且他的两只手都被铐住,便用脚奋力踹向上前的人,肖尧反应倒是快,侧身躲过了男人的那一脚,可是米白色的外套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印上了灰脚印,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成功制服了那位情绪激动的男性。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眼里的好像被滴上了浓到化不开的墨一样,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过又很快恢复原样。

"应该快解决了 张驰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 张驰把白纸揉成一团,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广告宣传单而已——我们回去吧? 你的冰激凌还没吃呢。"

"好。"

纸团微微有些散开,露出的边缘写着:

已查到EdmundDZhang就是Edmund,住在507号房,真名是■■。(字被垃圾桶里的其他液体糊住)

4.

肖尧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匆匆忙忙带上眼镜,接起电话,对面却突然安静如鸡。

"喂?"

『............』

不对劲。
肖尧看了眼来电地址,是警察局的电话没错,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状况,除非...

肖尧脑中蹦出一个不妙的想法,他抓起外套,到外面叫了一辆TAXI赶到警察局。

"啊肖警官! 您来这儿有什么事吗"

"你们刚才没有打电话给我对吧。"

是陈述句。

当他来到警察局,看到一切都没事,心中的不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扩大了,像浓雾一样遮住了什么。

"是的。"

"昨天捉到的嫌疑犯呢?"

对面的小警察一副万事大吉的样子,"没事啦,已经被我们关起来了,还有两个守卫守着呢。"

"带我去他那里。"

"唉可是.."

"快点。"

审讯室的情况果然如肖尧所料,只有被刺伤的两名警卫,铁门开着,原本应该待在这里的犯人早已不见。

"上帝啊...你们还好吧!?"

肖尧没时间管慌乱的警察,脑内快速地运转着,既然都已经逃跑了,为什么还要引他过来发现?不应该是单纯的胆大包天,这更像是————

遭了!

"给我一辆警车,快点!"

肖尧不信上帝 但他衷心祈求他还能赶得及,而不是只能见到张驰的尸体。

停车,奔上楼,打开张驰家已经被破坏很严重的木门,迎接他的不是他最担心的事,而是拿着刀的张驰。

"啊散楞李这么来这么快啊,我还没处理完呢。"张驰弯下腰,把那个人已经被砍了一半的头拽到一旁,皮肉似乎还没完全被切断,几丝肉和脑袋一起被拽了下来。

肖尧感觉自己好像一瞬间丧失了所有的语言能力,嘴张了张,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只能呆呆的看着张驰把那个"嫌疑人"的手割下来,然后摆成一个指向他的手势放在胸口。

"好——完成了! 怎么样这个告白是不是很浪漫?还是说你已经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肖尧?"

"别开玩笑了!"

肖尧拿着自己那把P85指着张驰,手有些颤抖,张驰也发现了,他半开玩笑地问,或者又只是在称述一个事实: "肖尧你不会杀我的,对吧。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张驰..E....张奕...哈, 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

"为什么会是你啊.....张奕..."肖尧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张驰趁机靠近他——

砰。

空枪了,子弹只擦过了张驰的头发,几缕烧焦的发丝掉落在木地板上。
张驰一只手抢过了那把刻着『KID』的小手枪,然后扔到一边。另一只将肖尧环住,把他的头按靠在自己的胸口。

"你知道的, 我那时候虽然是把你推开了,然后被车撞了,可是终究我还是活下来了。"

"明明都怪你..你不应该跟我告白的..."肖尧抑制不住的开始流泪,也许是因为张驰还活着,或者也许他只是不想接受这个现实而已。

"嗯, 都怪我,我当时就应该把你拉住。"张驰的声音很轻,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你也不应该鼓励我当警察...还在我生日时送我一把仿真手枪.."

"对,我当时就应该这么做。"

肖尧还没反应过来张驰说的是什么,就因后颈传来的剧痛瞪大了眼睛。

"放心肖尧,只是镇定剂和安眠药混合的针剂而已。我朋友做的,很安全。"

张驰把已经空了的针管收到口袋里,接住完全瘫软下来的人,用一种近乎残忍的口吻说着:

"只不过会有一点点副作用罢了, 是什么...我记得是...短暂性失忆?"

"不过多打几次就会变成长期性的了吧。"

这是肖尧昏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END.

——————————————————————
是答应暮遥的杀人魔pa(´▽`ʃƪ)
嗯......

写结尾时刚好看到KB那条微博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以致我现在还满脑子的奇怪的狗血剧情。

自己写的时候又是半夜所以( ´•̥̥̥ω•̥̥̥` )

以及 @暮遥灵渊

看在还有辆2500的小车份上饶了我吧(*σ´∀`)σ

评论(3)
热度(41)

© 是耀孜不是腰子更不是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