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看简介⬇️

★这里耀孜!★

你好呀!

是个很容易负能爆炸的人。

很烦ky

喜欢久这种天使但是三次中非常厌恶有圣母心的傻逼

还有那些圣母婊。

久黑请离我1000000米远谢谢

我可能会忍不住想要把你的脑子捅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呕吐物

如果看了我安利的东西比如HTF或者
脑叶以及SCP相关的感到不适的sorry我们可能没有这个缘分所以请绕道੭ ᐕ)੭*⁾⁾

上面那条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吃的安利很多!

每天都感恩着这世界上每一个用心产粮的太太( ´•̥̥̥ω•̥̥̥` )

我还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日常催更阿昼的条漫翻译

近期沉迷星露谷&MysticMessenger

【E散】慕名而来 『2』

HPparo
我流设定有。
有施法者必须知道施法对象的真名的设定
如果没问题的话↓
———————————

2.
肖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感到烦躁。

也许是因为早上一打开眼睛盒就发现一只快融化的巧克力蛙趴在里面?又或者是因为普通嘲讽他"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女朋友了"?

或者————

—肖尧看了一眼已经被关上的教室门,脑子里还残留着刚才那个格兰芬多的眼睛很好看的想法。一年级的斯莱特林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梅林的胡子,所有人都知道,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每年都处于恨不得塞几个曼德拉草到对方的寝室里的关系,更不要说刚那位可是出了名的能把斯莱特林学生的骂到斯内普教授都无话可说的EdmundDZhang。

.....不过也许他没传闻中说的那么过分?

看着斯内普教授进了课室,散人也只好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普通和店长已经把《中级魔药炼制》拿出来了。

"散人,"
"嘛事儿?"看着店长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他,平时一直笑嘻嘻的普通也拉下了嘴角,"你可别被那个格兰芬多的表现给迷惑了啊。"
"嘛玩意儿?"
"就刚那个,那个格兰芬多可是出了名的狡诈,据说他还会拿小动物做实验,而且还把那个'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给耍了"
"不是,"散人有些哭笑不得,"那个浑身冒粉的老巫婆不是挺坏的吗?"
普通翻了个白眼给他,"得了吧,全年级还没几个能耍到那只粉蛤蟆呢。"

......然后他们的悄悄话就被斯内普教授打断了。

"普通同学好像已经能把烧坩埚要用的火灵魔咒掌握得很熟练呢,不如你给大家演示一下?"
普通打赌他觉得从那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里听出了嘲讽之意。
散人冲普通和店长吐了吐舌头,然后装作认真听课的样子。

....不过那个格兰芬多的眼睛是真的挺好看的。



那个传说中残忍狡诈的拿小动物做实验的正在梳理狮鹫毛的格兰芬多打了个喷嚏。

...不会是感冒了吧。

路之遥快要气炸了。他刚费劲脑汁地编了个理由跟海格解释,老E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夫人也只好把"老E他不光骑扫帚摔坏了腿,还因为为了集卡片吃巧克力蛙吃坏了肚子"诸如此类的瞎话吞回肚子里。不过幸好海格也没太在意,他一直很欣赏Edmund,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和独角兽还有狮鹫相处得那么好而且每年魔法生物课还拿全O的。

"海格..让我和老陆单独说几句话?"

这位友善的老师打了个手势表示理解,毕竟这个年纪的男孩们总会有些不好意思的小秘密,所以他冲老E做了个"我懂的"的表情之后就离开去给别的小狮子们上课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靠老E你看到刚才海格的表情了吗,逗死我了。"

"路之遥,"老E拍了拍自己这位损友的背,让他冷静下来"李还知道什么有关上午那个一年级斯莱特林的事吗?"

"怎么,你想整他? 我告诉你你可别随便动他啊, 他人可没隔壁那几个蛇院的那么坏。"陆夫人拿他那根阴阳木的魔杖敲了下老E,换来一个打在他小腹上的拳头。

"李怎么知道?"

"因为我认识他啊."

"嗯...嗯——!?卧槽李认识的吗!?"

"以前有一点联系吧....你看他上午还给我发消息来着," 陆夫人指给老E看手机屏幕上的对话消息,上面显示着上午9点散人给他发的照片——那是一张魁地奇球场的照片,上面的小斯莱特林傻笑着比了个V, 和刚才那个踩他jio的简直判若两人。

陆夫人看着眼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照片的格兰芬多, 突然有了个很可怕的猜想。

不会吧......

".....老E"
"....怎么了。"
"你不会是想追...."
"闭上李的嘴吧老陆。"

果然吗..

路之遥叹了口气,对方可是个不好追的人物,他拍了拍友人的肩,以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开口道:

"没事老E,我支持你,不过..."

老E看着陆夫人那可怜他的眼神,突然感觉有些不妙,果然下一秒路之遥就说道——————
—"傻蛋他啊...不光是直男,而且追求者多得可怕。"

........

老E突然想到他刚来时每天那络绎不绝地来邀请他一起出席学院晚会的人。

日。


下午因为魔法部部长来开会的关系,基本上所有学生都放假了,张驰伸了个懒腰,无视了旁边乌鸦问"要不要一起去霍奇先生的甜品店"的蠢问题,起身像魁地奇训练场的方向走去。

下周就是魁地奇赛了,他可不想像上次那个拉文克劳学长一样————因为每天以自己腿受伤了为借口偷懒然后到比赛那天丢脸,在全鹰院和狮院的面前因骑不稳扫帚而摔下来。

不过其实拉文克劳——————

老E绕过了拐角,看到球场上正在向散人告白的那个二年级拉文克劳。

........都不是什么好鸟.


散人有点犹豫。

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找他告白了,自从他来到霍格沃兹以后就不断有一些追求者来骚扰他。从四年级到一年级,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斯莱特林,拉文克劳几乎都找过他,大部分是女生,不过也有一部分是男生——肖尧不知道自己哪里吸引那些男生了,又或者说,他们是因为自己把女生的注意力都抢走了所以来捉弄他?

可是——
对面的拉文克劳的提议: "可以暂时做他的'交往对象'来摆脱这种烦人的处境"实在是有些诱人。

肖尧抬起眼,直勾勾地看向那个克拉文劳—安诺·格兰芬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拒绝你呢, " 他撇了撇嘴角,  "我完全可以找一个可爱漂亮的赫奇帕奇姑娘来代替你。"

对面的人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没有一丝停顿地回道:"哦....我想你是知道的——我们学院的女孩的"手段"是多么的恐怖....再说她们也不会去欺负我一个拥有强大背景的男生是不是?"

肖尧有些烦躁,虽然他不想承认,可目前眼下对他来说好像只有这个方法比较好了。

"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暗恋我?"
"只是略微的仰慕而已......所以回答呢?"
"..........好。"
"交易成立。"安诺笑了起来,那翠绿色的眸子不禁让散人想起一个人,不过他很快就把那丝错觉抛之脑后"现在呢?"

"我要去练习了,下周有球赛,我们和斯莱特林打......嗯..祝你好运?我的男..."
"别用那个恶心的称号叫我,否则你明天会在校报上见到你失踪的舌头。"

两人最后不欢而散了——至少散人是不开心的,他不喜欢被什么称号束缚着,不过为了能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尽快找到他要的人,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但在老E看来可不是这样的。

张驰表示他一定要放一堆恶魔水蛭到安诺·格兰芬的早餐牛奶里,现在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散人同意了安诺的告白。不过要是乐观点的话,也有可能是发了好人卡而已。

老E晃了晃脑袋,朝着魁地奇练习场走去。

还是先把下周的比赛赢了再说。

然后他就在练习场上遇到了安诺,对方正在得意洋洋地给自己队友展示着他的魔法扫帚——光轮2000,目前在竞速排名里数一数二的扫帚。 对方明显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转过来笑着问到 "你看着我意思是要来一场吗?"

"行啊。"

对方好像有点惊讶,不过处于礼节还是问了一下:
"你这边好像少一个击球手, 要我们让你吗?"

"不用。"老E也呲牙冲安诺笑了一下,不过表达的却是挑衅的意思: "因为这次比赛会在25分钟之内结束。"

"你——"对面有个拉文克劳明显被激怒了,但因为被安诺拦着的关系没有动手 只好冲老E比了个国际通用手势——一个中指。
"要打吗?"旁边的闻香识揉了揉他自己那乱蓬蓬的卷发,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
"嗯。"

"比赛——开始!" 随着霍琦夫人的声音落下,双方都迅速飞向冲破锁链的鬼飞球,闻香率先抢到了球,直接一个远投进了球。
"格兰芬多进球,得10分!"
对面传来拉文克劳的咒骂声,小绝看了看老E———他正在和安诺一起追金色飞贼,不过暂时是安诺领先,这倒不意外,没有人会怀疑光轮2000的速度,不过....小绝看了眼从安诺身后消失的老E,怂了下肩,支援闻香去了。

追金色飞贼可不光是靠速度。

看着直接撞破木墙出现在眼前的老E,安诺有一瞬间的楞神,不过他马上调整好了状态——哪怕他已经有点落后老E了。
"拉文克劳进球,得10分!"

小绝虽然被撞了一下,不过这倒不影响他的发挥,他飞到里球框三米远的地方,对面的注意力都在闻香那里,然后一个传球———

"漂亮!"闻香吹了下口哨,和小绝击了个掌。
"格兰芬多进球,得10分!"
  ........

老E看着离自己不到2米远的金色飞贼,原本正要伸出一只手去抓,可是却发现忽然动不了了。
这他喵怎么肥四???
双手好像粘在了魔法扫帚上,让人有种强行抽出的话会使他脱一层皮下来的感觉。
不过还好只是一瞬间,老E再次尝试抽出那只手,他成功了。
手掌中传来金色飞贼翅膀的瘙痒,落地,最后用脚刹一下车。

比赛结束。

"吁————" 霍琦夫人吹了哨子,用她一如既往嘹亮的声音宣告了比赛的结束。

"哈...我说过了吧,比赛会在25分钟之内结束。"老E扯了扯衣领,大量的运动使汗略微有点浸湿了他的院袍,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嘴上的嘲讽。 "我看看....21分钟...怕不是正式比赛要比这还要快哦。"

对面的拉文克劳看起来有些气恼,不过他还是笑着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没事,正好我去看下散人学弟的魁地奇练习赛练得怎么样了。"

无视了老E快要杀人的视线,安诺慢悠悠地朝斯莱特林的练习场走去。
张驰刚想追上去,却被迟迟而来的乌鸦拦下了——"我有事找你。"乌鸦皱着眉头看着他,然后直接用了直接用了一个 "位移" 把两人传送到了刚刚他们比赛的观众席上——一个被麻绳绑着的赫奇帕奇瞪着他俩。

"你用了显名咒?"
乌鸦默认了老E的疑问,把头转向那个被绑着的赫奇帕奇。

"李什么意思?" 老E挑了挑眉,虽然脸朝着乌鸦,可是话却是问眼前的这个赫奇帕奇的,又或者说,刚刚那个给他施了'定型咒'的人。

"EDmundDZhang,我要以你涉嫌勾结黑魔法师的罪名逮捕你!" 那个赫奇帕奇怒吼着,仿佛他才是那个受害者一样。

"勾结? 我听不懂李在说什么....是那个安诺·格兰芬派你来的?还有李是怎么知道我的真名的?"老E无视了他的怒吼,走过去在他身上撒了点吐真剂粉末。

".....我是魔法部的人,魔法部提供资料里有你的真名。"

"魔法部找我有什么事?"

"....有消息表明你和黑魔法师有关系,副部长要我来参与调查......不过你不要以为就这么算了! 魔法部还会继续关注你的,你不要妄想逃过法律的....."

咚。

乌鸦看了眼昏过去的赫奇帕奇和把玩魔杖的老E,对方耸耸肩表示他太吵了。

"确实吵,不过现在怎么办?"

"记忆抹消(memorieserase)"

..........

"唉行吧,差不多就这样了,我们也该回宿舍了,希望他不要变成智障。"乌鸦挠了下头,看向老E, "不过你自己也还是注意点为妙, 这种给魔法部的消息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实在不行我可以帮你联系老番茄或者KB,看他们能不能帮你。"

"谢了。"

"卧槽老E你居然还会说谢谢!?"

".....滚。"

评论(12)
热度(27)

© 是耀孜不是腰子更不是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