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看简介⬇️

★这里耀孜!★

你好啊!

是个很容易负能爆炸的人。

很烦ky

如果看了我安利的东西比如HTF或者
脑叶以及SCP相关的感到不适的sorry我们可能没有这个缘分所以请绕道੭ ᐕ)੭*⁾⁾

上面那条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吃的安利很多!

每天都感谢着这世界上每一个用心产粮的神仙( ´•̥̥̥ω•̥̥̥` )

我还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E散】慕名而来 『1』

标题和原文没有任何关系x

我流HPparo,所以可能会出现一些不认识的食物x

设定是不能随便让别人知道自己真名,否则就可能会被施魔法。
施咒时需要知道施咒的对象的真名。
以上。
————————————————
1.
张驰注意那个斯莱特林的已经很久了。

顶着一头有点乱的粽发,戴着个眼睛,看上去好像还有点笨笨的,好看的眉眼因为他对面一直在笑个不停地男生而皱了起来。

"普通你下次再把巧克力蛙塞在我的眼睛盒里你就死定了!"

声音大得使人不由得回头去瞧瞧发生了什么,有些想搞事甚至的就直接跑那去凑热闹了。

原本以为是葛莱芬多的学生的人,看到竟然是两个斯莱特林在这里吵,不禁诧异了下。只有那些穿着和他们同院院服的学生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唉老E,你干什么呢?"

陆夫人拿着自己刚买的作为午饭的鹿角包凑过来,嘴里还含着什么的样子。

"....没事,卧槽路之遥李他喵的吃的这是什么!?"

陆夫人把从嘴巴里掉出来的一点的巧克力兔舔干净,只留下红得像血一样的痕迹。"没事别叫我真名....仿真巧克力兔而已..话说你想知道你刚盯着的那个蛇院的小家伙是谁吗?"

看着夫人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老E给他了个白眼,然后继续盯着那吵闹的源头。

"那个人叫逍遥散人....真名不知道..是我们这一年级的年级第一。"

对面的人气鼓鼓的进了魔药课的课室。

"而且听说还是蛇院那边的找球手呢...去年和鹰院的比赛好像是靠他拿了冠军.."

刚跟他瞎扯的那个斯莱特林也进去了。

"而且魔药课常年拿O, 好像就你和他能拿了那么高的等级.不过他是一年级的而已...唉你去哪?"

老E头也没回地跟了上去,"魔药课课室。"

"我靠那你一会的魔法生物课怎么办?"

"跟海格说一声,我不去了。"

夫人再说了什么老E已经听不清了,因为他已经进了魔药课课室。看了一圈,教室的角落里坐着刚他一直盯着的人,正在埋头捣鼓着那些熬魔药要用的东西,嘴巴里嘟囔着什么。

可爱。

老E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去说过一个人可爱。按乌鸦的话来说,他对他朋友的态度挺好的,就是嘴太毒,虽然老E觉得那是因为乌鸦平时被他骂惨了才这么说的。

可是他就觉得散人很可爱。

老E不信一见钟情,毕竟那种东西比陆夫人不立flag还不可信。老E闭上眼睛,不停地催眠自己,只是对他有点好感而已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然后这些屁话就在睁开眼睛看到他面前的站着的散人时都碎成了渣渣。
"你就是刚刚盯我很久的那个狮院的人,对吧。"

不是反问,是陈述句。

好在周围的目光没有投向他们,不然老E真的要尴尬死了。他吸了口气,调整了下面部表情,"是,请问怎么了吗?"
....要是乌鸦在一定会很惊讶老E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这个常年几乎所有课都拿O的二年级的年级第一的葛莱芬多从来不把陌生人放在眼里,就好像他当初刚入学时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质疑了那个有问题的老师了一样,他认为的对,除非其他人找来确实的证据来反驳,否则谁也别想改变他的想法和态度。更不要说他每次怼斯莱特林就没输过的问题。
结果现在,老E竟然在和一个第一次见的斯莱特林好好地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礼貌地,说话。
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面前的人好像对他施了什么魔咒似的,他自己说话的时候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原来可以那么平和。

然后刚那位好像对他施了魔咒的人,冲他笑了笑。老E愣住了,紧接着就是脚上传来的疼痛。

"你悄悄跟着我干嘛呢?"上一秒仿佛是天使的人一下子变成了小恶魔,挑着眉质问道。因为身高的关系,使得他不得不抬起头来,仰视着老E。这个认知让散人有点不爽,他不喜欢这样,就好像他比别人弱似的。

....不过对方那墨绿色的眼睛还挺好看的。

"咳..呃....我就是好奇一下一年级那边的年级第一是怎样的,没想到是这种性格。你们斯莱特林不是一直以礼貌优雅为规的吗?"
既然被发现了,老E也不好说没有,只能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而散人好像接受了这个理由,把脚拿开了,不过似乎还不是很高兴。"我是因为我朋友在斯莱特林才来的,又不是我自愿的。"

"李朋友? 那两个吗?"老E指了指角落里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的两个斯莱特林。

"不是,是一个我小时候的玩伴,还没找到呢。"散人撇了撇嘴,眼神有些迷离,好像陷入了什么回忆中。"鬼知道他去哪了,等我找到他,我一定要打他一顿."

散人那偏点褐色的眼睛看了回来,"你既然没事了就走吧。"
"啊....好..."老E听到自己这么回答道。
当老E出了魔药课课室的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耳朵一直在发烫。
'估计脸也挺红的。'老E浑浑噩噩地想着。

他一见钟情了,对一个斯莱特林。

TBC.

评论(11)
热度(43)

© 是耀孜不是腰子更不是窑子 | Powered by LOFTER